大塔

EIGHTER团偏绿红

THE·儿童美学·灵魂美工

【丸昴】渡船(2)-(4)


大塔的目标是煮一碗好米饭,仔细嚼会越嚼越甜那种。




***以下正文***

(2)

往后的一年丸山偶尔去渋谷家吃妙子阿姨放了鸡翅的筑前煮,渋谷偶尔去丸山家吃丸山妈妈炖的一大锅粕汁。

丸山自动把渋谷归进“学校里的前辈”这一范畴,虽然那时他们还不在同一个学校。对这个范畴里的人丸山会好好地使用敬语,遇到了就说两句不咸不淡的话。的确他们去对方家串门吃饭后也就聊几句,大多时候还是渋谷弹琴唱歌丸山听着。丸山觉得他和渋谷之间隔了一层薄薄的糯米纸。他吃糖时最不喜欢那层阻挡水汽与甜味的纸,等待纸在口中融化的那几秒他总觉得心慌。

搬到大阪差不多一年,也有几个人被丸山划分在“朋友”这一范畴里。可丸山还是习惯一个人骑车出去,看着风景发呆放空。尻無川的景色当然没办法和岚山进行比较,但甚兵卫的渡船来了去去了来,和岚山绿了红红了绿的叶子一样好歹也算是种往复。丸山喜欢看这种往复变化。

于是偶尔他在河边发呆时会遇上从对面坐渡船回来的渋谷。渋谷的高中在河的那一边,他们俩的家和丸山的初中都在河的这一边。

樱花快开的时候,丸山开始和渋谷一起坐渡船到对岸的泉尾上学,渋谷也真的成了丸山“学校里的前辈”。其实他们也不常一起上学放学,各自有各自的部活和朋友,时间凑上了才一起走一段路。大概年轻的时候总会觉得归途路上有个伴比一个人要好。偶尔相伴一直到了蝉鸣开始在耳旁炸开的时候,渋谷在丸山眼中由“不太好相处的前辈”逐渐升级为“偶尔不太好相处的前辈”,而渋谷眼中丸山仍然还是那个“奇怪的后辈和妈妈好友的儿子”。




(3)
学生心目中的暑假当然是用来无所事事的,但丸山妈妈和妙子阿姨并不这么认为。渋谷被叫到亲戚的渔船上帮忙,丸山也一同去了。

先是去仓库把冰冻的大块饵料砸开。意外地渋谷拿着鱼叉没砸几下就减慢了速度。丸山抿抿嘴,把自己那份迅速干完后又把渋谷那几块扫过来砸开。毕竟是前辈嘛,帮个忙应该的。

然后坐上渔船出海,海风不算大,但渔船飘在浪上仍然颠簸。渋谷眉毛鼻子皱在一块,脸缩进救生衣里。丸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稍稍倾身问了一句:“すばるくん你还好吗?” 渋谷的脸缩进救生衣更里面的地方,只露出眼睛盯着他看——每次渋谷这么看丸山的时候丸山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没什么,有点晕船”,渋谷的声音也闷在救生衣里。他的五官他的声音都传递出他在生气的信息。可是丸山觉得比起生气前辈更像是在撒娇,因为他家里那只黑猫想被抚摸背脊时也是这样的表情。海风吹得渋谷眼睛湿漉漉的,丸山看着心里好像也泛起了浪花。

气氛转折依靠的是捕上来的第一网鱼。少年第一次出海,渔网拉起时一边笑一边叫。渋谷拿起一条土灰色的鱼凑到丸山面前:“マル这个好像你!”他们不懂什么木叶鲽黄盖鲽等专业名词,只知道这种两只眼睛都长在同一侧的丑丑的鱼平时也常吃。丸山也笑着摊开手中扑腾的真鲷,银白的鱼鳞泛着樱花般的粉色。

“这个像你哦すばるくん。”“アホ啊你。”

丸山捡拾水产时被虾蛄钳了下手,于是他第一次见到渋谷笑得像小孩子时的模样。丸山边笑边想是不是妙子阿姨搞错了,实际上渋谷应该比自己还小一些才对。无论是从身高上看还是性情上看,这一点都很值得怀疑。




(4)
去帮忙的好处是有点零花拿。夕阳染红天空的时候他们脚终于踏到了岸上,兜里揣着钱喜滋滋地打起算盘。对于生长期的人来说这笔钱当然先是要落在肚子里的。渋谷在吃饭这方面反倒随意,于是任由丸山七拐八拐带到小巷里的拉面店——搬来不到一年的丸山反而比生长于此的渋谷更熟悉家门口这片地。

渋谷菜单还没仔细看就随便指了一碗拉面,丸山则说老样子就好。渋谷点的先摆在了面前,说完“いただきます”却怎么也下不去筷子。丸山侧眼瞄了下才想起渋谷不吃蘑菇。正好自己的刚端上来,丸山将面前那碗推了过去:“すばるくん第一次来,我推荐你尝尝这个哦。”渋谷的勺子在汤里荡了一荡,将自己点的那碗挪到丸山面前。“那マル你试试这个吧。”丸山笑着接过面碗,先舀了勺汤喝,“啊这个也好吃呢”。渋谷也蹭蹭地夹起一筷子面,小小声的“谢谢”混着拉面吞进肚子里。

丸山知道的。丸山也知道和渋谷并排吃饭时要稍稍侧开身子,否则会被渋谷习惯性撑得很开的手肘戳到。丸山还知道在自己拿出纸巾前,渋谷会先用手掌心蹭掉嘴角的油渍。

到底为什么能清楚地记住这些细节呢。可能是因为即使是不频繁的一起吃饭一年下来也累积了不少次,可能是因为丸山本来就是喜欢观察周围的人,也可能因为面对的是有些难相处的すばるくん。

总之丸山确信自己推荐的拉面味道不错,从渋谷像小鸟拍打翅膀一样张开手臂跳下拉面店的台阶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渋谷心情好的时候就会这样跳下来。

两人走回家时夜色渐浓。丸山觉得夏天的夜晚风也是热的,热得奶糖外面包的那层糯米纸都融化了。


***以上正文***




趁机多说两句
1.之前看番组和repo时一直有点担心subaru,看完subaru今天的周记终于觉得心安(而且正好符合想象中渡船的结局所以还有点开心w)。说句俏皮话便是: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涉谷昴。此中真意非个人了悟不可,怎么样都好。

2.之前不理解为什么说画手比写手难勾搭,现在好像懂了。以前放完图就跑,现在放完文只想打着滚求评论想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我用了哪些真实的梗用得到底合不合适这文到底甜不甜。反正写起文来就开始较真,翻以前的番组特典对应各时间段两人的关系和互动,翻杂翻访谈重新揣测两人的性格与三观,又查了一下午大阪渡船信息哪个渡口有什么学校以及大阪湾到底有什么水产。觉得也挺好,就全力地写一次过瘾吧。






评论(12)

热度(28)